废鱼不说话

无趣之人。

【卫非/非庄】猫与黑衣(一辆假车)

声明:所有人物属于玄机,所有错误都是我的。

没赶上520,521也是极好的。

忽然想开一辆不符合客观规律的假车。无剧情,傻白甜,没逻辑,纯放飞。

背景参考22集韩非软禁冷宫期间。假定二人此前已有过负♂距♂离接触

论如何优雅地向自己的爱人表达“我想和你困觉”并进行小别胜新婚的撩与反被撩。

看到文末您就知道为啥取这个名了。

以及我也不知道为何韩非被我写成了一个猫奴。大概是因为【火中取栗】?个人觉得小庄更合适猫这个比喻啊(笑

Warning:卫非卫倾向,急刹车,莲妹打酱油。OOC!OOC!OOC!

 

正文:

 

天黑了。

韩非独坐在几案前,提了支羊毫笔,借着案上一豆幽微火光,动作极其缓慢地往面前一卷竹简上落字。

这副笨拙模样并不很像平日里的他——他向来是个顶出色的学生,写起文章来文不加点,若论辞令文采,就是十个小圣贤庄的寻常子弟加在一块儿,怕也不及他一个韩非。奈何他前些日子方在紫兰轩的恶战中受了箭伤,而今还未好利索,运笔间牵动右臂伤势,难免要有些滞涩。

这文思与行文速度的不协调使韩非颇为懊恼。他思绪顺畅如流水奔腾,手却迟缓似老牛犁田,如此写了足有半个时辰,只觉心中烦闷,索性将笔一搁,以手支了下巴,偏过头去,望着窗外寥寥星辰出神。

一壶新酒就在案角上摆着,他此刻百无聊赖,正是最该借这佳酿消遣一番的时候,却连多看那酒壶一眼的兴致也没有。

他在等一个人。

酒是红莲给他送来的。小姑娘不久前赶来见他,一路上几乎畅通无阻。自上次探视遇阻的不快经历后,韩王经不住掌上明珠的一番软硬兼施,特准了小姑娘于此地自由出入——这位君王虽事事不大像话,在心爱的女儿面前,倒仍算得上是个好父亲。

只是这寻常人家父慈子孝的和气,他韩九公子却委实无福消受。庙堂深似海,他如今才入了海中,方崭露头角便掀起好一番惊涛骇浪,直把浪花打至举国最有权势的二人跟头。姬大将军手段何等毒辣,国中谁人不知;他这父王虽被人捏在手里,到底仍是个君。世人皆云伴君如伴虎,若当真不管不顾把百越往事这块遮羞布给揭了,怕是这公子哥的身份也护不了他——毕竟这两人从前踏过的枯骨也足够多了,自然不怕多他韩非这一副。

许是当真怕他哪天丧命宫中无人收尸,自他入宫以来,哪怕朝野间风声再紧,卫庄仍不时要穿过重重守卫,潜入宫中来为他传递消息或商量对策。

对于卫庄的造访,韩非向来是感激的。感激之余,多少还有些得意。从前总是他顶着个不大好听的名头上风月之地去寻这人议事,这会子总算轮到这人来寻他,大家你来我往,算是扯平。

只是这点儿莫名的得意,近来愈发成了微妙的焦灼。自共事以来,他几乎日日都要同卫庄一块斟酌进退,二人平日里虽不至于亲如胶漆,日子久了,多少也有些近乎于手足的牵念。如今好几日不见这人,倒还真教他不大习惯。

这人今日还来不来?几时来?打哪儿来?可曾遇着禁军?紫兰轩莫非又有变故不成?

他胡乱想着,直等得整个天地都昏了,聋了,哑了,仿佛死了一般。一弯秋月穿破梧桐枝头,一把明晃晃的宝刀似的,将无边的夜色划开一道雪亮的小口。他隐约听见滴漏均匀的声响。一下,两下,三下,从从容容的,好似流逝的时光大踏步从窗外走过的足音。

今晚怕是也不会来了。韩非想。

他有些失望,失望之余亦气恼,却不是气所等之人,而是气他自己,气这等待磨得他失了心性面目,成了这大千世界里最俗不过的一个凡夫俗子。

他心中想着,顿时自觉有些丧气,正要俯下身去将头埋在臂弯里,忽然听得窗外窸窸窣窣一阵响,眸中蓦地一亮,赶紧抬起头来,嘴角噙了笑,循着那响动望去。

“卫——”

他将要说些什么,定睛再一看,到嘴的一个名字便生生咽了回去。

“是你啊。”他道。

来者趴在窗棂上,月光下瞪着双闪亮的圆眼看他,“喵”了一声,像是回答。

那是只野狸花猫,并不很大,通体灰黑,只头顶上一小撮雪花似的白毛,样貌算不得喜人,常在冷宫一带乱窜,偶尔也会从他窗外经过,顺路进来讨个食吃。小家伙最初还有些怕生,这段时日里一来二往,竟也成了熟客。

“最近又到哪儿去了?嗯?”他一面笑着朝那猫道,一面拍拍茵席旁一块地方,示意它进来。

小家伙不怕他,却有戒心,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,瘦窄的小身子这才向前一跃,轻车熟路蹿上案头,一只爪子不小心踏着砚台里的墨,将黑乎乎的梅花印踩了满案。韩非也不管,支着下巴饶有兴致看它追着自个儿尾巴玩,或是去瞧竹简上新写的文章。

“看得懂么?”

小猫儿歪着头看看他,又去看竹简上的字。大概觉得那字墨迹未干,火光下亮晶晶的,好看得很,小爪子往前一伸,按住一角,低头就要舔。幸而他眼疾手快,拎着小家伙的脖颈便捉了过来。

这猫个头虽小,脾气却大,不喜人碰,在他怀里挣扎了片刻,随即恶狠狠咬他宽大的衣袖,爪子扒拉开袖口很用力地嗅着,似乎想从他身上找点吃食。发觉没有,便拿小脑袋蹭他衣襟,很是沮丧地又“喵”了一声。

“这回真忘给你留吃的了。”他笑道,索性张开双臂,仰面往后倒去,四仰八叉躺在席上,“要不信,你自己来搜搜看。”

小家伙像是明白了他的意思,跳到一旁犹豫了半晌,果真凑上前,在他脖颈旁嗅了嗅,又被他腰上系着的一串佩玉吸引了去,一口咬住就要往外扯,拉拽间一阵琅然脆响。

他本就身上疲乏,后背才一沾席,眼皮便是一沉,顾不得地上寒凉,猫儿闹腾,伸手在小家伙软绒绒的头顶上揉了几下,迷迷糊糊睡了过去。也不知过了多久,朦胧中只觉得身上平添了些重量,猛然醒来一看,月牙还在外头,猫儿已经不见了,他仍在席上躺着,身上却不知怎的,多了张薄薄的锦被。

韩非很快晓得是怎么一回事。甫一扭头朝窗望,果然见一个熟稔的玄色身影在窗边立着,月光下看起来不大真切,仿佛只是从秋夜微凉的空气里凭空化出来的,魂一般轻灵灵飘着,再吹一口气便要散了。

“卫庄兄——”

他一时又是惊又是喜,掀了薄被一骨碌从地上坐起,伸手扶了扶头上玉冠,又将衣上褶皱抚平了,仰起脸便冲这人一笑。

卫庄看着他没应声,仍只是一言不发立在窗边,双手紧紧环抱在胸前,不知是因为冷还是别的什么缘故,也全没有要走过来的意思。

他心中暗怪,扶着几案刚要站起身,这才觉出是哪儿不大对劲。

他的腰带,没了。

韩非一愣,很快想起那只小小的狸花猫。小家伙原只是想扯他的佩玉,大概玩过了头,将他的腰带都给叼了去。

他明白过来,登时又好气又好笑,却毫不觉得窘——大抵他在这人面前更狼狈的时候不少,怎么说也不缺这一次。倒是卫庄,从始至终只是抱着手臂远远站着,像是生怕他误会自己乘人之危,避而远之的模样颇有坐怀不乱柳下惠之风。

你同我还避什么?

他心道,一时又起了玩味的心思,正要说上些什么打趣这人,想了想,仍是作罢,索性当什么也没发生,就着这衣冠不齐的尊容盘腿端坐席上,面上笑嘻嘻地道:

“怎么,卫庄兄莫不是嫌我这地方寒酸,连赏脸坐一坐都不肯?”

卫庄起初看起来有些犹豫,大概瞧他坐得端正非常,不似别有用心,这才一步步慢慢走近了,在他对面的茵席上坐下。

此时外头入夜已久,屋内只油灯一盏,实在晦暗。没由来的,这不甚明晰的视线使韩非有些不安。他把油灯往卫庄那头推去,又将底下茵席向前挪了挪,直到终于在火光里瞧清了这人刀削斧劈般分明的一张脸,才觉得心中真正沉静了下来,直沉到一片庞大的宁定里去。

卫庄却不再看他,颇为嫌弃地眄了眼灯上缕缕黑烟,仿佛怕一脸的冰霜给灯火的炙热烤化了,身子略微往后一退,口中冷哼道:“看来你这日子的确寒酸得很,连盏像样油灯都用不起。”

这话倒没错。宫里的这些个奴才,最会见风使舵,知他而今在君王跟前不受待见,近日来一应物什都供得敷衍,莫说灯油给得次,被褥亦仍是夏时用的——方才他身上那方薄薄锦被,即是一证。

韩非一时辨不清这人话里究竟几分揶揄几分关心,仍只是笑,随手将案上竹简推到一旁,迫不及待执了那白玉酒壶,就要将案头唯一的酒樽斟上——此处只住着他一人,红莲自然只替他备了这么一个酒器。

“要好灯做什么?卫庄兄又不是不知道,我这样的酒鬼,有壶好酒喝就够了。”他面上笑得温煦,酒也斟得殷勤,斟完了,双手端了酒樽,隔着几案便往这人面前一送,“这是楚国的兰陵酒,味道不输紫女姑娘的梨花酿,卫庄兄可一定要尝尝啊。”

卫庄却不领情,面无表情别过脸去,连瞧那酒樽一眼也懒得。

“我不是来陪酒鬼喝酒的。”

又这副模样对我了,韩非想。

这样的好酒,他自个儿都舍不得饮第一口,好容易将这人等到了,欢天喜地拿来献宝,酒都快亲自送到嘴边,非但一个谢字没听见,还被这么不痛不痒地嫌弃一遭——实在是怎么想,怎么不痛快。

他一时竟觉有些委屈,正欲说些什么,卫庄早抱了手臂,自顾自地谈起近来从七绝堂处得来的一个情报。韩非于是只得讷讷收回手,将那青铜酒樽攥在手里,上身略微向前倾去,摆出一副悉心聆听这人说话的姿态,不时赞同般点点头,聚精会神的模样,倒颇似那台下听讲的孺子,座上求问的诸侯。

可他什么也没听进去。

卫庄之所以来见他,自然不是或不只是为了传递情报,他知道。这人在他面前坐得端端正正,抱着手臂兀自说得认真,讲的却全然不是什么重要到非要知会他的消息,不过是门派间无关痛痒的小打小闹罢了。

想见一个人,不是什么时候都非得要一个理由——这一点,卫庄大概永远不会明白。韩非心里看得分明,却从不点破这心思,面上一如既往听得仔细,暗地里只顾盯着这人的面庞出神。

卫庄今日难得地换了身家常的玄色衣裳,不似平日里一身精干利落的劲装,乍一看竟颇显斯文。本就比寻常人苍白些的面庞像是未着色的素帛,被火光这么一染,满面都是极柔软的昏黄,睫毛的阴影两片巴掌似的合在面颊上,随着火光摇曳一颤一颤,连带着平日颇显凌厉的眉眼也变得格外温存顺遂。

也不知是对方今日打扮较往日略有不同,还是二人好几日不见的缘故,韩非总忍不住要多看这人几眼。这般看着看着,心思便多了起来。

譬如他瞧着这人的下巴颏,总觉得比上回见面时要略尖些,于是开始疑心对方是不是消瘦了,又猜测起瘦了多少;再看得久些,又要觉得是自己多心,以为不过是他太久不见这人,以至于连模样都记不大清。如此左想右想,终究没个答案,一心只想同对方坐得近些,再近些,好将这张面庞看得清清楚楚,一分一毫都不差。

这下倒好,精神的焦灼是消解了,别的什么焦灼却也渐渐翻了上来——这焦灼简直是有实感的,好似把裹了蜜糖的刀,剜得他既快乐,又羞辱,喉咙如吞了炭般灼热无比,心尖上亦像是有百只猫儿挠过般阵阵痕痒,止也止不住。

他无端生出这番缱绻心思,却无从纾解,又自觉有些心虚,只得低头啜上几口樽中美酒,妄图将这无名火苗压下些许。捏着酒樽回过神来,这才发现卫庄不知什么时候也已停了言语,正蹙着眉眼盯住他看。

“有劳卫庄兄了。”他见气氛不妙,心知卫庄大概觉出他的心不在焉,赶忙舒展开一张讨好的笑脸,将那饮过几口的酒樽转向另一侧,重新端至这人面前,“说了这么一番,必是口干舌燥,何不喝点酒润润嗓?”

卫庄抱着手臂没说话,皱着眉头看他,又垂眸去看那酒樽,也不知在想些什么。

以二人的交情,卫庄自然不是嫌弃他这酒樽。可这人的心思,他有时也拿捏不准。心下正疑惑,却见卫庄伸出手,似要接过这酒。

韩非也就添了几许笑意,张口便要说上那么一两句恭维话。话还未及出口,蓦地却全梗在了喉咙里:卫庄并不接那酒樽,只是轻轻扣住了他手腕。

他愣了愣,以为不过是屋内晦暗,东西看不分明,卫庄无意将手搁错了地方;良久,直至指尖上都生出一层冰凉的薄汗,这人仍没有要移开手的意思,面上神色如常,手头力道亦不减分毫,很有些不容置喙的意味。

韩非几乎下意识地要抽回手,连呼吸都变得有些局促——倒不是怕羞,以他的脸皮,这根筋仿佛生来就没有;要说亲昵,眼下这点肌肤相触,委实算不得什么。可不知为何,近来一到了卫庄这儿,他浑身都变得格外怕痒,连碰也碰不得。

譬如现在,当这人微凉的手漫不经心而十足笃定地扣住他的手腕,他只觉得这人指尖上的一点儿凉的体温,仿佛登时化作了一条银白小蛇,次溜溜钻进他的肌肤,直钻进他四肢百骸里。他于是连自己的体温也失掉了,每一寸皮肤都因这点儿凉泛起丝丝痒意。想要逃,又有些舍不得。总觉得好像什么事该发生了,心里却拿捏不准时机,想着只是这样坐着便很好;然而若到头来什么也没发生,又隐隐觉得像是错过了什么。身体和心同时变得欲言又止,欲说还休,于是试试探探地想要从对方眼里找个答案。

卫庄仍只是盯住他看,面上倒是无甚波澜,眼睛却亮得吓人,不知是给火光照的,还是别的什么缘故。

“怎么了?”他佯露一点疑惑的神情看着这人,“又这么看着我,莫非是怕这酒里有什么不成?”

“我看不是这酒里有什么,”卫庄眼眸沉了沉,面上不动声色,拇指指腹却在他手腕上轻轻打转,“是你心里有什么。”

这人分明不过二十出头的年纪,眉眼间的少年意气甚至不及消散,指尖上却因常年执剑生着层不薄的老茧,指腹自他手腕上滑过,粗糙的触感在晦暗中鲜明得过分。

他心中焦灼又剧烈几分,面上却端的是风轻云淡,轻笑着反问:“真是如此?卫庄兄何以见得?”

卫庄没急着答他,指尖兀自扣着手腕又摩挲了几下,声音沉且冷:

“你的脉搏,太快了。”

心猿意马被人抓了个现形,韩非却不觉得恼,反倒霎时生出一阵雀跃的释然——这样也好,省得每回总是他巴巴地将这难以启齿的心思向这人挑明了。

他于是既不辩驳,也不挣脱,仍只是笑着看向这人,倒要看对方接下来有何举动。

卫庄沉默了半晌,似乎也在等他开口说些什么,见他不作声,搭在他右手手腕上的指尖松了松,忽然沿着手臂一路往上滑去。

他登时呼吸一滞,几乎连酒樽也端不稳,身子僵着,感觉着那手慢慢滑过自己的手腕,前臂,手肘,直探进他宽大的衣袖深处。

快到胳膊上的伤时,卫庄却忽然止住了手,干脆利落地从他袖中退了出来,顺势接过酒樽,若无其事端到嘴边浅抿一口。

这便罢了?

韩非蓦地睁大眼,失望又惶惑,一颗心前一刻还随着袖里不安分的手既怕又喜地直窜云端,下一刻便被这么不明不白地摔回地里。再抬眼去看这人,一张脸倒仍是淡漠的,低垂着眼睑似打量着满樽潋滟酒光,半阖的眼眸里却分明噙着点儿得逞的笑意。

韩非于是什么都明白了:这是一种骄傲的挑衅。这人哪里是不解风情,摆明了是知晓他的心思,却偏要作这半邀半拒的姿态,好让他在这突兀的得而复失中狼狈不堪,乱了阵脚。

将欲夺之,必故与之——鬼谷传人年纪轻轻,倒当真使得一手欲擒故纵的好伎俩。

韩非自知中了这人的套,心中却是一番狂喜。他起先还怕会错对方的意,始终只是试试探探不敢冒失。眼下给这么一撩拨,一时间仿佛无形中得了什么默许,心肠也就坏得愈发胆大从容起来。

“卫庄兄,”他以手支住下巴,瞧卫庄仰头将樽中最后一点儿酒水饮尽了,讳莫如深地笑了笑,“这酒的滋味可还满意?”

“差强人意。”

“看来卫庄兄是嫌我待客不周了。”韩非于是笑着撑住案角慢慢起身,将上身略微往前一倾,声音低得近乎耳语,“只备了这点薄酒,却连个像样的下酒菜也没有。”

这话听着寻常,可若当真明白了这弦外之音,也实在是够露了——世云食色性也,他在这当口提吃的,自然是别有用心。如若卫庄愿意吞他这饵,他当然十分乐意同对方好好究讨一番这下酒菜的滋味。

卫庄倒是不置可否,捏着酒樽挑眉看他:“下酒菜?”

“可惜啊,卫庄兄来晚了。”他又将身子凑近了些,一本正经摇头叹了口气,“这下酒菜原是有的,我见这冷宫里有只猫饿得怪可怜,便将吃食全给了那猫。”

“哦,是么?”卫庄闻言,只板着面孔冷笑,“我倒不知你有这样的好心,自己尚且吃不饱,还有心思管一只猫。”

“不过卫庄兄放心,好主人可不会亏待贵客。”韩非也跟着笑,两手分别撑在几案两侧,上半身几乎整个越过几案,将彼此距离拉近至不过寸许,带了点儿居高临下的意味微微俯身望着面前人,颇为快活地眨了眨眼,“还有一道好菜,是我特意给卫庄兄留的,只是不知卫庄兄可愿赏光尝上一尝?”

他近来本就不大见客,加之初秋时节白日暑气未散,里衣衣带未免系得松垮了些。如今外头腰带又没了踪影,外裳只随意披于肩头,才一俯身,该瞧见的,不该瞧见的,火光里朦朦胧胧,哪里还藏得住。

卫庄瞧他这模样,心里不大喜欢,忍不住又皱起眉,仍是扬起下巴去迎对方的目光,却堪堪对上这人的一张笑脸。

周幽王烽火戏诸侯为博美人一笑,虽不知是后世史家杜撰还是确有其事,却也足见“笑”之一物,实有其珍异可贵之处。因而笑得好看的人,是该认真仔细些对待自个儿的笑的——要知道这嘴角一扬,一落,虽不至于颠灭社稷,鲸吞万金,也足可在电光火石间使这世上凭空生出数不尽的痴男怨女,数不尽的新的征服与被征服。

韩九公子对于自己的笑,却是从来懒得吝啬的。卫庄见过这人的许多笑脸:冲着他的,冲别人的,真心的,假意的——数不尽的笑脸。日子久了,他也就懂得分辨这笑的真与伪,冷与热,懂得如何避免像他人一般,跌进这笑精心编造的温软的迷宫里。

可他此刻瞧着这人的一张脸,只一眼,便晓得这笑同过去那无数张笑脸都不一样。这笑发乎情志肺腑,眉目唇齿亦俱是坦诚:坦诚的邀请,坦诚的爱欲,坦诚的渴与坦诚的饥,疏朗的月光里汇流成全然坦诚的一潭水。这水在一双眼里攒着,涌着,而那沾了寒光的眼睫,是水泽畔柔曼纤长的水草,一根根震颤着跳跃舒展,等不及要把他的理智缠紧了,缚死了,将他整个拖进这无尽的深潭里。

这人真不该这样笑的。

卫庄看着对方,眉头皱了又展开。

至少不该在这个时候笑:月明,星稀,灯暗,人静,两个年轻的、小别的、不久前才交换了彼此最最私密的体温与气息的青年人——对将要发生的事太过心知肚明,卫庄反倒不大愿意主动去引发它,就好像一个问题谜题太简单,聪明人于是连答上一答都嫌是浪费光阴。

他心中虽这样想着,手却不自主抚上近在咫尺的面庞,抬手扳住这人的下巴,一天里不知第几次细细打量起自己的这位同党,仿佛审视案头上一道珍馐佳肴。

“只怕这下酒菜味道太糟,我吃不消。”

字字句句都在说吃的,眼睛却盯着眼睛看。

口非心是啊。

韩非暗自笑道,觉得这个回答实在算不得高明,仿佛小孩儿对着糖糕说:只怕这糖糕太甜,我吃了坏牙。

可是谁做小孩儿时,当真拒绝过糖糕呢?

到了这个份上,他也再顾不得别的,直接俯下身去,拿鼻尖去抵这人的鼻梁:

“吃不消也总比成天饿着肚子好,你说是不是?”

 

畏葸不前,是要吃亏的。

等卫庄明白这个道理,肩膀已结结实实陷在身后的茵席里。晦暗中韩非的袖口无意间拂过他的脸,隐隐泛起凉意,想必是方才越过几案时打翻了酒壶,将衣物都给沾湿了。

他还来不及蹙眉觉得不适,韩非已经顺势跨坐在他腰间,两手支在头颈两侧,笑着俯下身来,将唇贴在他眉心上,就这样十足缓慢地、细致地、笃定地亲吻他的脸。

本来以卫庄的机敏决断,哪怕屋内再暗,也绝不会让韩非占得先机。他素来对这人的耐性不抱什么信心,并非未曾料及当下之事。可他最是个要面子的,总觉着既然嘴上说着是来传递消息,便绝不该由他主动来点这火苗。若当真就这样火急火燎地同这人纠缠作一处,实在显得他既无耐性,也无信义——有信无信,倒还在其次;耐性上输给这人,可就是大事了。

因而他方才始终不曾主动,都不过是为了诱敌深入。这就譬如晋文公退避三舍,面上是为了守义报恩,实则图的不过是个“理”字——他便是要让韩非来担这“耐不住性子”的罪过,日后若要清算起这桩荒唐事,至少理亏的是对方,面上更难看些的绝不是他。

他素来算盘打得响亮,眼里总瞧着更长更远的利与理,于是即便先倒在席上的是自己,虽则有那么短短一刹那觉得亏,到底也没当真把这点儿暂时性的失利放在心上。

可卫庄实在低估了韩非的坏心眼,也高估了自己的忍耐力。

二人俱是血气方刚的年纪,先前又食髓知味,忍了这么大半个月,身子才凑到一处,一时间虽不至于天雷勾地火,也实在是声势浩大了。不知是谁的衣袖先带倒了灯台,接着别的什么东西也跟着摔了下去:酒樽,酒壶,竹简,或是砚台——咣咣铛铛一溜儿全滚落了,浩大的黑暗与浩大的声响几乎同时向他们撞来,天地这只巨箱于是嗙地一声合上,直把他们关进一方与世隔绝的狭小空间。

黑暗来得太突然。他们眼前都是黑的,瞧不见彼此的面庞,却能觉出对方的呼吸,心跳,气味,以及身上每一寸可说与不可说之处的细微变化。

韩非伏在卫庄身上,在黑暗中信马由缰地吻对方的眉心,鼻子,眼角,下巴,全不管吻到哪儿,也懒得去理会——反正哪儿都是好的,哪儿都是他的,卫庄的。他只想要亲吻他的同党,他的软肋,他未来无数个漫漫长夜里必将比肩的同行者,将言语难及的情思印进这人的身上心里,彻彻底底,毫无保留。

却也并不是毫无保留。

他俯身吻得勤勉,几乎将卫庄面庞上的每一寸肌肤都探遍了,却独独不去吻对方的唇。有那么几回彼此的唇有意无意间蹭到一处,韩非分明觉得卫庄掐在他腰间的手又收紧了些许,似某种无声的督促,却仍是笑着避开这人的唇,转而去吻别的地方。

大概是再受不了这番全无章法的亲吻,卫庄终于忍无可忍般抓住韩非的衣襟,起身用力将这人向后推去,牢牢抵在几案边上。

“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?”

“是你太久不见我,都生疏了。”韩非的眼睛才适应了黑暗,被卫庄这么一推,一时气都来不及喘匀,仍是笑着反驳,伸手想将这人抹额上一缕碎发拨开,“儒家有句话叫‘学而时习之’,你不来,要我怎么‘习’?”

卫庄没理他,也知道这话断章取义说得混账,接了不如不接,索性一句话不说,一偏头躲过他伸来的手,将两手分别桎梏在他身侧,继而鹰隼扑食般凑上前来,作势就要来掇他的唇。

韩非知道卫庄大概是有些急了,却全没有配合的意思,也将脸偏向一旁,让这饿鹰扑了个空,一个吻只堪堪落在嘴角上。

卫庄见状不悦,自是不肯罢休,沉着脸色一把捏住他下巴,将脸庞掰正了,垂了头又要来吻。韩非却像是铁了心不让身前这人得逞,手在卫庄颈后搭得极服帖,唇却含了笑意紧抿作一处,任对方的唇舌如何肆虐进攻,两瓣唇始终守城将士般护紧了内里硬的牙软的舌,不给他寻得丝毫攻城略地的余隙。

这倒真像一场征战。卫庄不禁皱眉。

韩非这是要报复他,他知道。凭这人的玲珑心肠,如何看不穿他方才一番欲擒故纵与迂回退避背后的精明算计。

他们平日里早习惯了在唇枪舌战里彼此折磨,更习惯了在这折磨里欣赏对方的狼狈。然而这身体与身体间的征伐与逞一时口舌之快相比,委实还是太不一样了。

卫庄原有些气恼,觉得这点火之人在这当口上忽然作出一副怕火的模样来,未免太不像话。转念一想,一时又有些理亏,竟分不清究竟谁才是撺掇起这团火苗的罪魁祸首:是袖子里那只不安分的手,还是月光底下一张全然坦诚的笑脸?

强攻不成,便只能智取了。

这世上有个词儿叫“干柴烈火”——韩非不得不承认,在这件事上,卫庄算得上这世间顶不寻常的一根柴火。这样的柴火,太干太冷,要想将其点燃,非得费一番大气力不可;可一旦点着了,便再没熄下去的法子。

这同卫庄其人的行事风格简直如出一辙:极少许诺,可一旦认准了某人某事,便是头破血流,也必要在一条道上走到天黑。

譬如现在,在料定绝无可能强行掰开他蚌壳般紧闭的一张嘴后,卫庄仍是锲而不舍,转而去捏他的鼻尖——这下好了,他的鼻与嘴俱被死死封住,气既进不来,也出不去,就这么不上不下地憋在体内,一时呼吸不得。

韩非原想再负隅顽抗一会儿,然而他到底是没习过什么武学,吐纳之术一窍不通,一口气憋了没多久便有些难耐,只觉胸中闷疼,面上也有些发烫,终于只得缴了械,笑着别过头去,张嘴深吸了口气,仿佛一个溺水之人猛地浮出水面。

卫庄就趁着这个时候吻住了他的唇。

这个吻来得着实不容易,以至于卫庄一时没控制好距离,将二人的牙齿都磕在一处,幸而并不很疼。韩非在这碰撞中得意得直想发笑,觉得能让这人失了分寸,实在难得。

很快二人都开始认真地对待起这个久违的亲吻。卫庄的嘴唇有些凉,夏秋之交里甚至起了皮。韩非于是伸出舌尖,极耐心地濡湿这人唇上细微的纹路,直至这唇彻底暖起来,这才捧着对方的脸长驱直入,在唇齿筑起的壁垒间短兵相接。

他们刚饮了相同的酒,唇舌交缠间气息相似,一时竟分不出个你我。这吻辗转着彼此深入,起先还带了点儿如饥似渴的意味,直吻得二人都有些气息不稳,渐渐地就变得从容不迫起来。

韩非很是喜欢这片刻的圆融,将额头轻轻抵在这人额头上,想让这个吻持续得更绵长些。下一刻他却几乎是惊喘出声:卫庄的手不知何时已滑入他的衣襟,掌心正贴在他前胸上细细碾转。

冷宫中的床榻自是比不得紫兰轩。二人一路跌跌撞撞,才一拥着倒在榻上,便听得身下一阵木头的嘎吱乱响,声响大得连卫庄都惊了一惊,几乎以为屋内藏了什么刺客贼人,腾地一下坐直了身子,一把将他扯到身后,伸手就要去拔腰间防身用的短匕首。

发觉是虚惊一场,两人登时都有些尴尬,一片漆黑中面对面坐着,半晌说不出话来。

“陋室如此,让卫庄兄见笑了。”

幸而卫庄并未因此全然失了兴致,一言不发把那短匕首在枕头下藏好了,将他重新推到榻上,伸手便要来剥他的衣物。

倒要感谢那只偷腰带的狸花猫,这一过程又省了诸多琐碎。二人方才一番无声角力,已耗去不少时间,这会子谁都没有心思和气力再挑起一场无意义的征战。上身才从一团织物中褪出,他便等不及地拿手臂去勾卫庄的脖颈,在这人耳廓旁轻声笑道:

“如何,这下酒菜可还对卫庄兄的胃口?”

卫庄闻言只一声冷哼,在他较往日略显消瘦的腰上不轻不重捏了一把:“你平日吃的什么?全喂猫了不成?”

“看来卫庄兄胃口不小啊——”韩非拖长了尾音笑道,生怕这人半途改变心意,指尖隔着衣料从脖颈一路滑至腰间,急急地就要扯对方腰带,手腕却被人忽然捏住,猛地摁在耳边的被褥里。

“你最好当心,上一个这么说的人,已经死了。”

“我可能胆子比较大,不怕。”

卫庄嗤笑一声,黑暗中拿鼻尖抵了抵他的鼻尖,低声道了句:“酒鬼。”

“那你呢?”他也不甘示弱,笑着拿脚跟去蹭这人的小腿,声音竟有些哑,“饿鬼。”

许是不耐烦他这番油滑的措辞,又或是想用行动报复般地践行“饿鬼”之实质,卫庄又一次俯身吻住了他。这一回手更不安生,粗糙的手掌在光滑的肩背胸膛间缓慢游移,甚至于一路往下,隔着腿间单薄的衣料逡巡抚弄,带起渐渐炽烈的体温与愈发局促的呼吸。

卫庄身上独有的味道整个罩住了他。这味道仿佛有着烟雾般飘忽不定的质地,使他时常怀疑一切的真实性,在喘息中将手从紧扣的十指间挣脱,想要真真正正拥住眼前的这个人。他于是触摸到了他柔韧的腰,瘦削的肩,永远笔直如出鞘利剑般的脊背。

这人的发丝倒是和它们的主人不同,细而软,手指从中滑过,如徒劳地揽住一盘雪白的沙。他在绵密的亲吻中揉乱了这人脑后的短发,忽然又想起了那只狸花猫——也是灰黑的身子,头顶上一点儿雪似的白,这样急急地扑在他身上要寻吃食。进而想到这冷而硬的床榻,好似一块庞大的砧板,而他则是那去了鳞的鱼,贪吃的黑猫正磨着爪,随时打算将他生吞活剥。

他这样想着想着,竟笑了起来。笑声在喉咙里打着旋儿,充溢到唇齿间,又被彼此温软的舌缠着,搅着,连带着呼吸一起变得支离破碎。

这细碎的笑又招来了卫庄的不满。这人放过他的唇,忽然凑到耳边,轻轻叼住他的耳垂咬了一下——这一下既痛且痒,激得他浑身一阵战栗,笑着往下躲,却被人一把按住。细密的牙印于是又印上了脖颈、锁骨、肩膀。

猫儿正磨牙呢。

他歪过头去,迷迷糊糊地想。

唇与齿一路往下,到了胳膊上缠着绷带的伤,倏地便停住了。

“已经好了。”

韩非觉察卫庄有片刻的犹豫,似乎是担心他的伤势,于是抢在这人之前轻声解释,似宽慰又似鼓励。

摁在他肩头的手仍是不放心地松了些力道。因着这无声的举动,韩非竟莫名觉出一丝暖意——猫儿爱吃鱼,大概不只是因为鱼好吃。

他的手于是往下滑了滑,想揽住这人的肩,这才发现对方身上竟仍穿得齐齐整整,甚至连外裳也不及褪去。

这也太不厚道了。

韩非咬牙,心里那点儿暖意一时全成了说不清道不明的不满。他太想要感受这人的一切,也就不吝于将自己的一切交付给这人。可一桩买卖要是亏了本,无论如何也是做不得的。

他这样想着,再次将手伸向这人的腰带,手腕不出所料又被对方一把捏在手里。韩非也不急,反手将卫庄的手拢了过来,贴在唇边,一根根耐心地亲吻这人的指尖。

习武之人的手最是敏感。卫庄被他突然这么一侍弄,一时不及反应,竟有片刻失神。他于是趁着这人失神的间隙,如愿以偿摸到了那条久攻不下的腰带。

这衣裳本就是寻常样式,解起来比这人平日里那身劲装要简易得多。此刻他们周遭既无灯火,亦不见月色,晦暗中连彼此的面庞都看不分明。将这人玄色的衣襟向两旁推开的刹那,他却隐隐能瞧见薄软的皮肤上一层浅的淡的白光。

仿佛从乌云里裁出一轮月。

这月就这么横亘在他身上,一寸寸朝他压来,终于铺天盖地地覆盖住了他。他于是采撷这月光以抚摸,以拥抱,以他所能穷尽的关于某种情感的表达方式。

当然还有吻。虔诚的、炽热的、笃定的吻。他微微弓起脖颈,用自己的唇吻寸丝寸缕拓写着青年人强健峭拔的线条,黑暗中甚至于丢了清醒,不知哪来的勇敢与气力,摁着这人的肩膀一个翻身,重新将对方压在身下。

局势于是又成了酒鬼伏着饿鬼,饿鬼承着酒鬼。卫庄大概没料到他还有这一出,擒住他手腕作势要推到身侧,最终却不了了之,也不知是另有所图,还是顾及他胳膊上的伤。

他于是专心致志地亲吻这人汗湿的皮肤,从脖颈到腰腹,一路辗转着落下一个接一个吻。到了小腹上,卫庄的身子明显僵了僵,正给他拆头冠和发带的手也给顿住了。

这反应使他觉得格外有趣,索性就这么不上不下,细细地亲吻那一小寸紧绷的皮肤,真切地感受着唇上每一丝轻微的颤抖。

黑夜剥夺了视觉与羞耻感,也放大了其它感官与尝试新事物的勇气。他在一瞬间忽然生出一种荒谬而大胆的想法,并跃跃欲试着想去实践。

这没什么,韩非在心里说。他们是如此亲近之人,生死尚可毫不犹豫地交付,何况这点儿肌肤间的亲昵。

他张口咬住亵裤边缘,正要继续往下,忽然感觉头发被人轻轻一扯,继而整个人都被卫庄架着腋下提溜到胸前,像是拎起一只捣乱的猫。

他以为卫庄只是一时接受不得这新花样,安抚般地又去吻这人的脸颊,却被对方按住心口往外推了推。

“有人。”

“野猫罢了。”他道,头也懒得抬,继续往下吮吻这人的脖颈。

卫庄皱了皱眉,一只手支着上身坐起,另一只手忽然猛地扳住他的肩,愣是把他从身上推了下去。

韩非心中自然一万个不情愿。他整个人好似头正觅食的饕餮,而今猎物才到了口,连滋味都没尝出来,哪里有轻易撒手的道理,索性冒着被卫庄拧断脖子的风险再扑上来,作势又要啃这人的下颏。

卫庄也懒得同他废话,抬手至身前一挡,顺势攥住他手腕,略微使力拧转,便将他在榻上掀了个肚皮朝天。

这床榻本就硬得不像话,他上身又无衣物遮挡,肩胛骨砰地一声磕在榻上,连带着臂上未痊愈的箭伤也隐隐作痛,疼得他登时“嘶”了一声,张口就要喊,嘴却被卫庄一把捂住。

“你再仔细听。”

韩非原不大放在心上,只道是卫庄习武之人耳目通透,但凡有点风吹草动便大惊小怪,不由暗自担忧,若回回如此,也不知哪天才能再办成这好事。凝神一听,还真听见廊庑上隐隐有脚步声,且愈来愈近,看样子是要往他这处居所里来了。

这脚步声他熟悉得很,平日里每回听见,总叫他心中说不出地欢欣。这会子却活像根舂米的杵,一下下捣得他太阳穴突突突直跳。

是红莲。

韩非一时哭笑不得,仿佛从头至尾给人浇了盆冷水,心中暗怪自家妹妹来得真不是时候。正要说些什么,卫庄已先知先觉地从地上拾了衣物。见他仍在床上木然坐着,倒是颇为体己地将衣裳抛到他腿边。

事已至此,他只得强忍了不甘,手忙脚乱将衣裳穿上。幸而他们上身虽俱是不着寸缕,下身衣物倒还算齐整。他一面将那衣裳往身上套,一面仍不忘在间隙里朝那头也正穿衣的卫庄张望。奈何这屋里黑黢黢的,不仔细瞧,还真是什么也瞧不见。待他瞧见了,这人早穿戴齐全,从枕下取回那匕首,站直了身便要朝窗边走。

他也顾不得身上外裳只是草草披着,趁卫庄还未走远,一把抓住这人肩膀扯将过来,直起身凑近了些,一手揽住对方后颈,在黑暗里摸索着找到这人的唇,颇意犹未尽地浅啄了一下。

卫庄急着逃离是非,自然没心思再同他温存,不耐烦地抬手就要将他格开,忽然动作一滞,连步子也给停住了,整个人杵着,一动不动盯住他看,眼睛木炭的火苗般在黑暗中哔剥一声亮了一下。很短暂的一下。

“怎么了?”韩非问。

卫庄仍是盯着他没出声。韩非觉出对方有些怪,一时却想不出缘由,于是疑心这人只是舍不得,心中颇为欣喜,伸手在对方冰凉的面颊上抚了抚。

脚步声愈发近了。

他眼见着卫庄身影飞也似的滑出窗台,如一滴水融进墨一般的夜色;几乎与此同时,房门吱呀一声被人推开,一身粉衣的少女提着行灯哒哒哒步了进来。

他问红莲这么晚来做什么。小姑娘的声音听起来很是着急,说是早些时候来看他时把母亲送的玉镯子丢了,若明日被问起,实在不好交代,这才摸黑打着灯笼来寻,只是方才寻了一路都不见,想来想去,必定是落在他这屋里头了。

她一面说,一面俯下身去,绕着几案寻那劳什子,口中小声嘀咕道:

“满屋子酒气,又乱又黑的,哥哥怎么也不点个灯?”

韩非闻言心中暗忖,有些事隐藏在光线照不到的地方,若叫你这小姑娘瞧见了,那还了得。嘴上却颇为委屈地解释,自己而今是戴罪之身,每日吃喝用度有限,连灯油也得省着用。

红莲听了果然生气,口中兀自埋怨着父王不通情理,忽然间尾音一顿,惊喜得大叫出声——不必说,自是那副镯子找着了。

韩非从始至终只是背着手立在窗边,佯装看天上一弯月牙,面上身上犹自有些发烫,心也连着太阳穴突突跳痛不止,就盼着自家妹妹寻着了物件快些回宫去,好让他将未完之事了结个痛痛快快。正想着,忽然听得红莲在背后一声大喊:

“哥哥!”

他心中咯噔一响,惊得脚下一个趔趄,猛地扭过脸,恍惚着应了一声“啊”。

“还说用不起灯油,你这不是又命人裁新衣裳啦?”红莲单手插住腰问他。

“没有的事。”他答。

“真的?”

“真的。”

小姑娘看起来满面狐疑,将灯笼举高了,慢慢伸出一只手来,朝他身上一指。

“那你的衣裳——”她道,“怎么换成黑的了?”

 

END(or TBC?)

 

韩·开车未遂还穿错衣服·我能怎么办我也很无奈啊·非

如果有续集名字大概叫《来日♂方长》

PS.说小庄“胃口不小”的是毒蝎门老大。

捏鼻子亲亲参考《阿飞正传》里旭仔和露露的一段戏。_(:зゝ∠)_


评论(44)

热度(15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