废鱼不说话

无趣之人。

那是已经消失在许许多多黑夜中的一夜,一个少女正好也是在这条船上,正好是在那一夜,在明亮放光的天宇下,又听到肖邦那首乐曲,声音是那么响亮,这一切是确定无疑的,是发生了这样的事。海上没有风,乐声在一片黑暗的大船上向四处扩展,仿佛是上天发出的一道命令,也不知与什么有关,又像是上帝降下旨意,但又不知它的内容是什么。这少女直挺挺地站在那里,好像这次该轮到她也纵身投到海里自杀,后来,她哭了,因为她想到堤岸的那个男人,因为她一时之间无法断定她是不是曾经爱过他,是不是用她所未曾见过的爱情去爱他,因为,他已经消失于历史,就像水消失在沙中一样,因为,只是在现在,此时此刻,从投向大海的乐声中,她才发现他,找到他。


为了学开车又看了一遍《情人》……= =

不得不说杜拉斯的文字真的,有毒。语句可以是断续的,凌乱的,冷的,骨子里不知是结着冰还是烧着火。仿佛可以看到有着“备受摧残的面容”的老妇人坐在炉火旁,自顾自讲着一段业已蒙尘的初恋。絮絮叨叨的法语和着柴火燃烧的噼啪声,一定相当温柔又动听。


评论(15)

热度(3)